中国机械智库网 中国最新旅游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本性难移:“安卓之父”东山再起,又遭离职风波

2019-10-12 18:06来源:未知编辑:admin

Android创造者安迪·鲁宾在性侵调查后带着9000万美元离职。现在,他又离开了自己创立的风投公司Playground Global,据说又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离职奖金。

去年,安迪·鲁宾以9000万美元的离职奖金,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谷歌员工的罢工。今年5月,鲁宾悄然离开了自己创办的风投公司Playground Global。

2014年,鲁宾在谷歌被控强迫一名下属与其发生性行为,之后却被给予高额的离职奖金。如今,他试图通过自己创立的移动设备公司Essential Products在公众面前东山再起。周二,Rubin在推特上发布了Essential新款手机的图片,这是他自2018年底有关他退出谷歌的消息传出以来的首次公开声明。

这些情况在谷歌引起了轩然大波,当时谷歌已经在处理多起高管骚扰和不当行为的事件,并提供了直接证据,证明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及其董事会成员曾有意试图掩盖高层的不当行为。在鲁宾离职时,谷歌的高管们不仅意识到了有关他性行为不当的指控,而且他们还有意不通知员工,还在离职声明中赞扬了他,并给了他9000万美元的离职奖金。

鲁宾离开Playground的同时也获得了一笔奖金,据一位熟悉的消息人士透露,这笔钱甚至超过了9000万美元。据外媒爆料,一些投资者和公司领导层看到了与他离职有关的文件,但并不是所有Playground的员工都看到了。

一份内部文件写道:“从2019年5月31日开始,Playground Global终止了我们与安迪·鲁宾的业务关系。虽然他仍然是Playground的好朋友,但他不再对Playground Global或相关基金有任何经济利益,也不再继续在那里担任任何角色。”

鲁宾离开Playground的确切原因尚不清楚,但他仍然以“创始合伙人”的头衔出现在公司的网站上。鲁宾没有回复请求置评的电子邮件。Playground的一位发言人承认收到关于鲁宾离职的具体问题,但并没有及时回应。

鲁宾悄然的、带着大量金钱离开了Playground,以及他在Essential的公开露面,是又一个被控性行为不端的男性科技高管重返行业领导岗位并收获相关回报的例子。最近,包括SoFi、Uber和谷歌在内的多家公司的高管在受到可信的性侵指控和调查后,重新回到了不同科技公司的权力岗位,因为一些雇主和投资者已决定不再只关注他们过去的不当行为。

前风险投资家Ellen Pao说:“我不认为科技和风险投资家的文化已经发生了足够大的变化,我们应该乐于让那些曾经有过不良行为的人重新参与进来。我们没有任何责任阻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周二,在展示Essential的新手机时,鲁宾似乎在暗示他将公开回归自己的硬件初创公司。自有关他在谷歌的不当行为和离职待遇的消息传出以来,鲁宾几乎没有发表过任何声明。在2017年底,他离开了Essential,因为有消息称他与谷歌的一名员工存在“不正当关系”。随后,2018年10月《纽约时报》报道称,2013年,鲁宾曾强迫一名下属对他进行不当性行为,导致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对其进行了投诉。

然而,拉里·佩奇和谷歌的董事会并没有解雇他,而是保护了这位Android操作系统的发明者,宣布他将离开谷歌,专注于投资和创业,同时奖励给他9000万美元的离职补偿,这后来成为股东诉讼的主要原因。去年11月,从东京到伦敦,再到加州山景城,Alphabet的数千名员工举行了罢工,以示抗议。

这种愤怒引发了一些变化。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随后宣布,该公司此前解雇了48名性骚扰员工,其中包括13名高级经理或以上级别的人。他表示,没有人收到任何离职补偿。

离开谷歌后,鲁宾仍然与公司保持联系,据报道,公司每月支付他200万美元的离职补偿。2015年,他创立了投资公司和硬件孵化公司Playground Global,最初从谷歌、惠普和风险投资机构Redpoint Ventures等公司筹集了约5000万美元,Rubin也加入了这些公司。据英特尔公司PitchBook的数据显示,该公司在2017年完成了一只5亿美元的基金。

在Playground期间,鲁宾似乎是公司的“关键人物”,这个词用来形容公司的主要交易撮合者,通常也是投资者或有限合伙人决定支持风险公司的主要原因之一。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所有的投资者都接到了鲁宾离职的通知。

Playground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谷歌拒绝置评,也不愿透露它是否仍是Playground基金的投资者。惠普同样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红点创投的一位发言人只是证实,鲁宾已经不在公司了。他们没有回答有关他何时、为何离开,以及红点创投是否仍是Playground投资者的问题。红点创投网站的在线档案显示,在2017年年底,鲁宾与谷歌早前“不正当关系”的第一篇报道发布前后,他就从公司的花名册上消失了。

PitchBook的数据显示,到2019年,Playground公司一直相对活跃,今年6月,该公司参与了机器人软件和基因治疗初创公司的几轮种子融资,并向3D打印航空航天公司Relativity Space投资了1.4亿美元。在今年完成的7笔交易中,有6笔是在5月份鲁宾正式离职后悄然关闭的。

然而,鲁宾仍然在用Playground的钱来创办Essential。根据两家公司的网站显示,这两家公司联系紧密,Playground分别对Essential的两轮融资进行了投资,总共筹集了3.3亿美元,而且两家公司的地址也相同。

目前还不清楚Playground的创始人和名义负责人鲁宾为什么离开了这家风险投资公司,但围绕他的持续负面宣传的阴霾可能是原因之一。在正式离开Playground之前的几个月里,鲁宾被拖回了新闻热点,当时他的谷歌离职方案的披露成为了今年1月针对Alphabet及其高管的股东诉讼的焦点。与他分居的妻子Rie Hirabaru Rubin也提出了棘手的离婚和诉讼。鲁宾的妻子称,他欺骗她签署了一份婚前协议,骗走了她数百万美元,同时还私下保持着与她的性关系。

此案中公开的文件称,安迪·鲁宾向妻子隐瞒了2014年从谷歌支付的款项,并从这笔钱中拿出数十万美元,支付给与他有不正当合作关系的女性,使他得以将这些钱提供给其他男性。起诉书中称,其中一名女性“与鲁宾串通一气,似乎在经营一个性团伙”。

根据加州高等法院的文件,鲁宾已经和他的前妻解决了这个民事案件。鲁宾的律师拒绝就和解发表评论,他的离婚律师也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当鲁宾在2019年5月离开Playground时,文件指出他的离职没有提及他分居的妻子对他的指控,关于他可耻地离开谷歌的新闻,以及随后的股东诉讼。相反,该文件还称赞了他。

声明中写道:“安迪在移动行业有着无与伦比的历史成就,自2019年初以来,他一直将所有精力投入到我们的投资组合公司,这是至关重要的。安迪将继续担任Essential的首席执行官。Essential的成功将对Playground Ventures I和Playground Global产生重大影响。”